WELCOME TO CHINATRUCK.ORG V2.0 现在时间是:
 
综合新闻 | 行业研究 | 企业研究 | 数据参考 | 注册经销 | 精品卡车 | 二手卡车 | 用户之声 | 配套产业 | 环卫车辆 | 建筑车辆 | 消防车辆
专用汽车 | 专汽研究 | 专汽链接 | 政策法规 | 公路物流 | 超限运输 | 卡车制造 | 配套企业 | 物流场站 | 卡车论坛 | 会展报道 | 合作反馈
  当前页:综合新闻...超限运输...信息速递...

一根悬浮轴引发的“整治”


中国卡车网在线新闻组 王寻

  
  一种经国家发改委批准出厂的货车,在陕西遭到了政府“整治”。大量运输户因此陷入泥淖.

  姬玉成是陕西省榆林市米脂县人。他已跑了8年运输。

  5月16日,刚卸完货,他和几个同伴驾4辆车从西安返回榆林。当走到延安河庄坪高速路口时,收到一张宣传单。姬玉成一看,愣在那里。

  宣传单是陕西省治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治超办”)的一份通告。上面说:从2007年5月20日起到年底,在全省范围内深入开展为期半年的强化治超专项整治活动装有悬浮轴的车辆一律禁止在高速公路和国省干线公路行驶。

  而姬玉成的货车装有悬浮轴。

  5月20日早7点,姬玉成发动他高超过3米、长十几米的重型运输车,赶往高速路的榆靖入口处。那里,已有上百辆车排起长龙,把超限检测站的检测车道封堵。他也加入其中。

  悬浮轴车辆不断增多,到当天下午3时,规模已达到一百四五十辆,运输经营者超过了400人。这使得其余车辆也无法通行。

  就此,榆林—西安高速路的两个入口——榆靖和王则湾的检测车道、收费车道被全部封堵,交通瘫痪。

  司机们吃住在车里,激愤之余,他们多次推翻检测设备,拉断检测仪数据线,扔掉检测仪引桥及警示筒,破坏收费监控镜头等设施。

  这一冲突持续了5天。运输现状催生悬浮轴

  这是一种多轴货车,其中装有随意升降的悬浮轴。当车辆空驶,为了降低能耗和减少轮胎的磨损,可以将悬浮轴升起;而当装载货物时,放下该轴以减轻对路面的压力。

  选择这种车之前,姬玉成算了一笔账。

  2000年姬玉成开始拉煤时,往西安跑,运费是180元~200元/吨。那时他的货车是辆两个轴的东风145,能装载10吨的货物。“榆林那时候做这生意的并不多。”他说。

  一年多后,跑运输的越来越多,往西安的运费下降到了160元~180元/吨。姬玉成感觉“以前那车拉的少,运费还低”,2001年,卖掉了原来的东风145,花26万买来了3轴的东风双桥1166G2,可以载货20吨。

  仅过了2年,往西安的运费又下降到了150元~170元/吨。于是,他把原来的车卖掉,换了东风1370,花了34万,这辆车的载货为26吨。

  2006年,煤价已由2000年的60~80元/吨上涨到了280元/吨,姬玉成身边也差不多有一半的人在从事运输行业,往西安每吨煤的运费下降到了135元~140元。姬玉成比较了各种车辆,“听说这种带有悬浮轴的车效益比较好”,于是购买了东风公司出产的4个实轴+1个悬浮轴的重型厢式货车,办齐了各种手续一共花了38万。这辆车可以载货32吨。

  许多运输户不约而同和姬玉成作出了相同的选择。

  榆林东方集团有限公司是东风、北汽福田、重庆红岩等多家悬浮轴货车的一级代理商。它的销售部经理杜森记得,随着这两年全国超限检查站数量的不断增加,2004年下半年,这种带有悬浮轴的车辆在市场上出现。

  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每个实轴承重以10吨计算,而悬浮轴按6吨计。这样,每增加1个悬浮轴,将能够为货车的载重上限提升至少6吨。

  榆林市公路局路政科副科长柳勇负责榆林市治超工作多年,他回忆,榆林地区的悬浮轴车辆从去年年底开始激增,而这恰恰与陕西省从去年开始的“强化治超”工作时间相吻合。

  柳进一步解释说:“省里面一治超,导致实轴车辆超限的可能性大大减小,而这种自重小,运载量却较大的悬浮轴货车,立刻成为了运输户们争相追捧的对象。”

  悬浮轴的争议

  “手脏,没法跟你握手咧。”来自榆林市神木县的悬浮轴车司机刘米焕,说完这话向记者摆出自己的双手——指缝里嵌满了煤渍,已基本看不出肉色。

  他告诉记者,家里的全部收入都靠他一个人,而且还有三个孩子正在上学。现在,车不能上路,但买车的贷款还没有还完,想转让车,却根本没人要,“这车成了一堆废铜烂铁”。

  愤怒之余,刘米焕只好在离家70公里的焦化厂找了份捡煤的差事,勉强维持家用。

  更多愤怒的车主,去找悬浮轴货车销售商。榆林市宏兴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刘公平记得,5月22日早上刚刚上班,突然有20多台悬浮轴车辆,开进了公司,把整个院子停了个满满当当。而车主们的要求也很简单——退车。

  原来,由于悬浮轴车辆价格昂贵,运输户们往往选择贷款并且是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运输户姬玉成告诉记者,他2006年5月购买该车时,先首付其中的30%,之后的2年里,第1年按照9200元/月还,第2年按照8800元/月还,两年内还完。现在,对姬玉成来说,贷款还需要1年才能还完,而离收回成本还很远。

  有些司机更是刚刚购买了这种新车,却突遭变故。

  这20多台车堵在了宏兴公司的院内。刘公平为了安抚运输户,“天天请他们吃饭、喝酒,整整3天,最后终于靠私人感情才把他们给劝走。”他估计,整个榆林市跑运输的悬浮轴车辆超过2000台,“很多司机家里只有十几万,付了首付贷款买这个车,等于是把命都搭上来了。你现在不让上路,人家肯定要求退车,来跟你拼命。”刘公平说。

  对于限制悬浮轴车辆所造成的种种反响,陕西省治超办新闻宣传组负责人刘峰说,他们也有所估计,但“一切都应服从于治超工作这个大局”。他透露,陕西省公路去年事故频发,因此受到了中央有关部门的批评。为此,省里决定花大力气解决这一问题。首先在2006年10月,陕西省将原来设在公路局的省治超办调至省交通厅直接管理。之后,从11月开展了“强化治超”工作,尤其针对高速公路的治超要开始加强。

  刘峰告诉记者,在这轮治超中全省干线公路、农村公路54个超限检查站超限率稳定在10%左右,而高速计重收费点的超限率却高达40%。他说,高速路限于客观条件,无法设置超检站和强制卸载点。“因此治超工作加强之后,等于无形中把这些超限车辆撵到了高速路,全都从那边唰唰唰跑完了。”

  在刘峰眼里,悬浮轴实为1个“道具”。根据陕西省治超办对悬浮轴车辆的轮胎荷载进行的测试,发现悬浮轴车的重量并非平均分布。悬浮轴所在轮胎落地后的荷载只有1~3吨,而其他实轴的荷载却高达十六七吨。因此导致对路面压力不均,给公路造成严重损坏。

  “所以我们对发改委为何批准这种车辆的生产一直表示疑问。”刘峰说。

  刘峰说,实际上,在陕西行驶的悬浮轴车辆绝大部分为省外通行车;而省内的悬浮轴车辆中,又以私自非法改装悬浮轴的居多。更为关键的是,所有此类车辆在行驶中悬浮轴都不落地,从司机来说,这样既可以减少轮胎的磨损,同时还可以省油。

  榆林市公路局路政科副科长柳勇也说:“这些车辆每次过超限检查站时,都把悬浮轴放下来,可是一过了检查站就又升起来。有时甚至在过检查站时,他们都忘记把悬浮轴给放下来了。”

  运输户刘米焕对此却并不认同:“悬浮轴升不升起来速度其实是一样的,也不会因此而省油。我们只有在货物重量非常轻时才把悬浮轴升起来,我心里有数,我的货不够那么重。”他还说,之所以会买这个车,是因为这种5轴车,车头与车身是一体的,而如果没有悬浮轴的5轴或6轴车,均为半挂车,缺乏机动性。他说:“车小就哪儿都能去,有的厂家路面窄、门小,要开的是半挂车的话,我们想赚那个钱也赚不到了。”因此,悬浮轴车辆通常是在弯道和倒车时把悬浮轴升起来。

  而运输户姬玉成说,一体车的安全系数会比半挂车高,因为半挂车车身的制动系数不如车头。

  对悬浮轴的看法,治超部门和运输户,互不认同。

  柳勇认为,随着悬浮轴车辆的大量增加,对于路面的压力也就不断加大。夏季来临,随着气温升高,路面将出现软化,从而使路面破损加快。

  陕西是全国目前惟一正式限制悬浮轴车辆上路的省份。对此,柳勇认为,这是因为加强公路治超工作对于陕西经济利益的影响并不很大——榆林地区作为陕西主要产煤区,去年煤的产量超过了1亿吨,但其中60%~70%是通过铁路运输到外省的——而且,悬浮轴车辆在整个运输业里所占的比重还相当小,即使是在榆林地区也不超过10%。所以,限制悬浮轴车辆,煤炭输出不会因此而减少,对于陕西省经济的影响微乎其微。显然,这种观点完全站在了政府立场。

  然而,因治理悬浮轴,给运输户带来的巨大损失,谁来承担?

  “我们只能采取堵的办法” 张引弟也是悬浮轴车的车主。

  他听说榆林政府与货车司机双方达成了妥协,所以,5月25日立刻去西安拉货。为避麻烦,张引弟把悬浮轴的2个车轮拆了下来。走高速一路顺利到达西安,第二天把货装好,下午启程返回。但是刚走到西安的环城高速,就被拦下。尽管悬浮轴的轮子拆了下来,但仍然不能得到西安方面的承认,无奈张引弟改走了省道。一边走一边嘀咕:“这回肯定不少罚。”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被罚的理由竟然是私改车型。5月27日凌晨4点多,张引弟走到延安甘泉县,突然被交警拦住。“他们说我私自拆了2个轮子,于是罚了我1500块钱。但是,当初我上高速时,他们又说我这是有悬浮轴的车,不让我上。”张引弟气愤地说。

  实际上,按照规定悬浮轴车辆在省道上也应禁止通行。但到目前为止,并未严格执行。张引弟觉得这很好解释:“省道上交警可以拦截车辆,各个县的交警都会长期蹲点儿,罚款也就多。几乎每过一个县,我们都要交罚款。通常,我们走一个单程,都会被罚5~8次,至少要损失五六百元。而每次罚的钱也不一样,不要票的话,就是50或100,要票的话就要200元了。”

  另一运输户刘米焕计算了一下,他的车自重约15吨,如果按照4个轴计重,即40吨的载重量,这样只能拉25吨货,但其养路费却是按照五轴的标准30.5吨缴纳的。刘米焕之前跑运输一天毛利可以赚800块钱,但其中养路费+保险+雇佣另一位司机的工资,每天的成本大约是300块;另外轮胎磨损+汽车修理费,平摊到每天的成本是250元。“跑西安的话,一般来说,货物运费160元/吨,按四轴少运6吨,这样我就少挣了960块钱。单程去西安也就是1天,而这差不多也就是我1天的收入了。”

  陕西省治超办新闻宣传组负责人刘峰告诉记者,目前,陕西省治超办考虑到实际情况,已经草拟了一份文件递交到了陕西省政府。主要内容就是,允许悬浮轴车辆在高速路及国省干线路上行驶,但只承认实轴的承重。

  他说,陕西省治超办现在希望厂家能够有一个积极的姿态,为所有的悬浮轴车辆进行统一的拆除,其中交通部门可以承担其20%~30%的费用,而剩余的部分应由运输户和生产厂家来协商。按照省治超办的计划,这项工作能够从7月15日开始,利用1个月的时间来完成。并且省治超办还建议交管部门变更运输户的行驶证、营运证、养路费征收吨位等。这样,就避免了私自改装车量和多缴纳养路费的问题。

  不过,榆林东方集团有限公司销售部经理杜森告诉记者,他们曾跟北汽福田方面取得联系,对方表示:这项政策仅限于陕西一省,所以应当由陕西省内部自行解决。”杜森还表示:“如果政府决策如此的话,责任要由用户来承担。”按照当初签署的协议,如果运输户没有能力继续偿还,车辆将被扣押变卖,以抵所剩余之贷款。

  按规定,每一种新车型的生产,都须事先经由国家发改委批准。

  榆林市公路局路政科副科长柳勇认为,问题的根源实际在于国家发改委的“监管不力”。现在,悬浮轴车辆的投放市场,货车马力足以带动数倍于核定载质量的货物,运输户们按照核定载质量缴纳的养路费与其实际给公路造成的负担存在巨大差距。“但是我们负责治超的部门管不了生产的部门,因而只能采取堵的办法。这样必然导致所有的矛盾都集中在了超检站,闯站、围攻超检站的事件时有发生。”

  刘峰说,5月26日下午至27日深夜,陕西省汉中市勉县收费站,也因悬浮轴的问题发生了堵塞。

 
责任编辑:perter